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武侠古典  »  被鞑子祸害的明后宫
被鞑子祸害的明后宫

被鞑子祸害的明后宫

字数:5896
  
   崇祯十五年,松锦大战以明军失败告终,总兵邱民仰、王廷臣、曹变蛟被杀, 洪承畴、祖大乐兵败被俘至沈阳,三月八日,祖大寿率部献城归降,清军占领锦 州。四月二十二日,清军用红衣大炮轰毁杏山城垣,副将吕品奇率部不战而降, 松山、锦州、杏山三城尽没,至此松锦大战结束,历史于此发生改变。
 
  满清亲王多尔衮率领五万清军南下,携大胜之威一路势如破竹。同年七月, 在汉奸里应外合的协助下竟攻下北京城门。猝不及防之下,崇祯皇帝的皇子们在 逃难中被清兵乱刀砍死,而为了帮皇子们争取逃亡时间的崇祯皇帝极其嫔妃公主 尽皆被俘。大明王朝最黑暗的一幕于此拉开帷幕。
 
  多尔衮在亲兵的簇拥下进入了坤宁宫。只见地上跪着两排艳丽女子,而崇祯 皇帝则被打昏在地。一名身着破碎紫裙的魅惑少妇正被一个赤裸的矮壮汉子按在 塌上大力抽插。
 
  听闻越来越近的脚步声,矮壮汉子猛一回头,突然眼前一亮,惊喜的喊到: 大哥,你来了!紧接着这矮汉子便拔出巨枪,站了起来。原来,这矮壮汉子便是 多尔衮的亲兄弟,多铎。
 
  多尔衮咧开嘴巴,大笑着走上前去,给了多铎一个拥抱。说到:大哥我还在 外面厮杀,你这混蛋却在明国皇帝的宫殿里肏女人!说吧,这个挨肏的婊子是什 么人,那些个跪在地上的又都是什么身份?多铎伸出手,指向在床榻上不断喘息 的女子说到,这个正被我肏的,是明国皇帝的袁贵妃,地上前排跪着的,是明国 皇帝的嫂子,懿安张嫣皇后和明国皇帝的皇后,周玉柔皇后。
 
  而后面跪着的则是明国皇帝的两个女儿,长平公主和昭仁公主。多尔衮听到 这不由瞪直了眼,缓步走到了张皇后和周皇后面前,两只手扼住两位皇后的下巴 往上一抬,两张绝美的面孔便暴漏在了多尔衮的视野之中,左侧那个妖艳动人, 双眸若黑宝石般深邃,让人不禁的沉迷其中,双颊因恐惧而显得稍显苍白,两片 丰润的红唇緊抿,虽然张嫣皇后強自保持镇定,但颤动的身躯和躲闪得眼神出卖 了她此刻内心的彷徨和无助。
 
  雪白的脖颈在多尔衮黝黑粗糙的大手下,是那么的纤细和柔弱。一对玉峰在 宽松的宫袍下若隐若现。宛然是一个成熟妖艳的妩媚美妇。
 
  多尔衮立刻感觉到胯下巨根有抬头的欲望,点了点头满意的笑了起来。他转 过头去望向右边的周皇后,一瞬间,多尔衮的心仿佛被什么东西重重的击打了一 下。只见那周皇后面容姣好,国色天香,更是端庄严谨,仪表大方。通体粉白, 宛如玉人。
 
  不仅长相绝美,更是气质优雅高贵,贝齿轻咬玉唇,一双圆睁的杏眼充斥着 不屈和愤怒。胸前一对玉瓜不断起伏,裙摆下露出一双美腿即使跪在地上也显得 笔直修长。穿着凤靴的一对玉足远小于满清女子的天足,同时又不像三寸金莲那 般扭曲。母仪天下的高贵气质更是激起了多尔衮的征服欲和破坏欲。
 
  多尔衮忍耐不住,迫不及待的解开了自己的铠甲和腰带,双手一褪,便漏出 了长如小臂,粗若拳头的巨根,暗中偷看的两位公主不由的一声惊呼,竟是被这 粗壮的古铜色巨根所震慑。周皇后一对明眸中同样是充满震惊,对这近在咫尺的 巨大肉棒更是偏过头去,不敢直视。腥臭的男性气息不断冲击着周皇后的鼻腔。 满面羞红的周皇后双手支地,不住的想要往后退去,逃开这凶残的利器。
 
  但多尔衮岂能放跑这到嘴的珍馐?只见多尔衮左手抓住周皇后盘起来的秀发, 两根手指卡住凤钗,右手扶着巨屌,不断拉近着周皇后瑧首和巨屌的距离。周皇 后大惊失色,试图推开多尔衮,却终究是有心无力,被那多尔衮在脸上一阵乱戳。 但周皇后禁闭秀口,抵死不从。那多尔衮巨屌只能在周皇后的唇瓣,鼻翼处感受 温暖。
 
  一番挣扎之下竟是没将那巨屌捅入美妇口中。多尔衮十分气恼,对着周皇后 大喝一声:你这贱妇倒是挺有骨气!边说边左右开工,用巨屌来回抽打周皇后耳 光。可怜周皇后从小受儒家文化教育,一向贤淑优雅,同崇祯皇帝更是只在夜深 人静之时躺在锦被里接受耕耘。此刻自己的丈夫昏迷在侧,旁边立着五六个鞑子 壮汉,自己敬爱的张皇后,张嫣姐姐,自己心爱一对女儿在旁窥视。而自己缺屈 辱的跪在一个浑身散发着汗臭味的野蛮杀人狂下接受他生殖器的鞭挞。
 
  这种痛苦的感情疯狂冲击着周皇后的内心,她不禁微张绣口,却被抓住良机 的多尔衮一捅到低。在强烈的呕吐感和窒息感下,周皇后悲哀的发现,自己的亵 裤已经被自己花口流出的淫液打湿了。
 
  与此同时,多尔衮却如同升上了天堂,只感到自己的肉棒进入一个温暖潮湿 的洞穴,一只丁香小舌不断推动阴茎的下沿,而周皇后弯曲的喉道更是给了他剧 烈的体验。多尔衮死死按住周皇后的瑧首,将肉棒尽根没入。难以呼吸的周皇后 不住的敲打着多尔衮的双腿,面色却愈加的涨红,双眼也不住的向上翻去。 
  多尔衮估摸着时间差不多了,猛然放开了对周皇后的控制,将身子往后一拉, 紫红的肉棒从周皇后的口中拔出,而周皇后则猛然向前扑倒,吐出香舌连连咳嗽 喘息,一根晶莹的长线从周皇后的下唇瓣延伸到多尔衮的龟头处。多尔衮见此不 禁捧腹大笑,而周皇后却在背徳感和羞耻感下达到了高潮,只听噗哧一声,周皇 后的凤袍胯部出现了深色的水迹,大理石地板上有一小摊散发淫荡气息的水泊向 外流出。
 
  周皇后见此面如死灰,恨不得一头撞死在柱子上,而多铎这样的刺激下一把 将袁贵妃从床上抱起,大肏特肏. 淫声浪语接连响起,肉体相撞的噗哧噗哧声里, 双目迷离的张嫣皇后悄悄地将玉手伸进了自己的裙子里。两位年幼的公主不由自 主的依偎在一起,双目对视之中,发现了彼此隐藏的春意。
 
  多尔衮这突然转过身去,拾起来自己的宝剑走向崇祯皇帝,周皇后看到这一 幕真是差点魂飞魄散,不顾自己狼狈的形象,趴在地上向多尔衮爬去,口中大喊 着,不要。住手!多尔衮狠狠将宝剑插到离崇祯皇帝脖子旁一寸的地方,低下头 来对着抱紧自己双腿不断哭泣的周皇后说:荡妇,你听着,如果在接下来的游戏 里,你让我感到不快,或者违背我的命令,我就砍下崇祯的一条胳膊,如果你敢 咬伤我的肉棒,或者妄图自杀,我就当着你的面将你的丈夫大卸八块。你明白了 吗?现在闭嘴!别他娘的哭了!
 
  周皇后闻言一阵颤抖。强行终止了抽噎,低着头小声的说:是,妾身明白了。 臣妾会好好服侍亲王殿下的。多尔衮满意的点点头,抓着周皇后的头发迫使她抬 起了头,一对明眸此时却是灰暗无神,毫无生机,涨红的眼眶中水波流转,只是 不敢让泪水夺眶而出。
 
  多尔衮狰狞的笑了,因为他知道,这个高贵的明国皇后已经被他残忍的击碎 了自尊。接下来,该是让她沉沦为女真后裔的下贱性奴隶了!这样想着,他说到: 来吧,明国周皇后,给本王笑一个,然后含住本王的龙根!好好为我舔一舔这些 天留下的污垢,对。还有你这贱人的下贱口水,哈哈哈哈。周皇后抬起了略显僵 硬的脸,面颊抽动了两下,勉强挤出了一个生硬又略带讨好的微笑,两道清泪直 下,慢慢的,她将多尔衮的半根腥臭肉棒纳入了自己的玉唇。粉红色的情欲气息 笼罩在了坤宁宫中,而一幕幕充满淫辱虐待的大戏不过是刚刚开始。
 
  周皇后耻辱的将多尔衮的肉棒含入口中,但从未进行过口交的贵妇人实在是 生疏的令人急躁,多尔衮不得不通过抽耳光,强行深喉,抓住周皇后硕乳使劲蹂 躏的行为来纠正周皇后得错误,让她明白了,不能用牙齿去碰男人的肉棒,舌头 玩舔,要卷,要反复摩擦,渐渐的,周皇后吸吮肉棒的技巧开始熟练了起来。 
  周皇后从一手抓着阴茎根部上下撸动,不断吞吐吸吮龟头,紫红色的龟头在 周皇后两片薄如蝉翼的红唇间若隐若现,再到一深一浅,九次一深喉的频率开始 加速吞咽,偶尔也会在多尔衮的指挥下,吐出肉棒,边双手撸动边舔舐两颗巨大 的蛋蛋,渐渐的,周皇后的情欲也被挑动起来,乳头迅速变硬,桃花谷间潺潺水 流。
 
  看着这个世界上最大帝国,最尊贵的女主人跪伏在自己胯下,不断吞吐着自 己的大肉棒,极大的征服感和成就感让他难锁精关。突然间多尔衮抓住周皇后的 头向前猛插,抽插了二十多下后,伴随着一声长吼,多尔衮将精液如暴风雨般射 入了周皇后的喉咙深处,周皇后猛然咳嗽起来,一边干呕,一边将精液吐出。 
  乳白色的腥臭液体从周皇后的红唇溢出,多尔衮皱了皱眉,大声喝问到,是 谁让你把本王的精液吐出来的?全部喝下去,不许浪费,这是本王给与你这荡妇 的恩赐!周皇后看着那地上散落的精子正逐渐的同自己的淫水融合为一体,心中 悲痛万分,却又碍于多尔衮的淫威,不得不伏下身子,去舔食地上的混合液体。 
  多尔衮心中乐开了花,看来这周皇后已经初具奴性,他又问到,如何?你这 荡妇说说,你的淫水和本王的的精子混在一起是不是香甜可口啊?周皇后心里纵 使千般厌恶,不得不强打起笑脸说一句,是啊,妾身入宫十几年,从未吃过如此 好吃的玉液,请亲王殿下继续赐予奴婢更多的恩赐吧。
 
  随后多尔衮又命令周皇后为自己清理下体,将下体清理了个干净。
 
  正待此时,多铎也在袁贵妃体内发射了精子,站起来对多尔衮说到,恭喜大 哥征服明国尊贵的皇后,以后崇祯那龟儿子,得叫大哥爸爸了!多尔衮也跟着得 意的大笑,不过还是说,哪有这回事,我不是还没夺走这荡妇的下面吗?说罢多 尔衮就准备撕开周皇后的襦裙,攻占周皇后的圣地。多铎拉住多尔衮的手臂,猥 琐的笑道,大哥稍安勿躁,小弟在这皇宫里偶然发现了两样西洋奇物,正要献给 大哥,以增情趣。
 
  多尔衮闻言大喜:是何物件?快拿来看看!多铎一拍手,乾宁宫大门出便有 一金发碧眼的白人跪着将两样东西举在头顶进入了宫中。多尔衮疑惑的看着那两 样物品,问到,这其中一物虽然奇模怪样,但我还是能认出那是鞋子,那两个叠 在一起的,,难不成还是丝绸布匹?多铎不作答,反而对着那黄毛坏人哼了一声。 这黄毛突然就用汉语大声说。报告殿下,这两样分别是我欧罗巴特产高跟凉鞋和 丝袜。
 
  穿上这些东西,能带给女性无穷的魅力。多尔衮听了将信将疑,是这样吗? 你给周皇后换上试试?如若有半点不美,本王便砍掉你的脑袋!黄毛一听,赶忙 连滚带爬的跑到周皇后身边,低下头去脱她的凤靴。周皇后哪里肯从,为建奴贼 酋口交已经是奇耻大辱,岂能让一个妖魔鬼怪般的黄毛洋人把玩观赏自己的玉足? 
  无奈之下,黄毛只能求助于多尔衮,请多尔衮为周皇后换上高跟鞋和丝袜。 多尔衮拿剑在崇祯脖子上比划了一下,周皇后便放弃了抵抗,乖乖的换上了黑色 的丝袜和高跟凉鞋。多尔衮眼前一亮,忽然感到了一种朦胧的美感,胯下巨龙又 抬起头来。他走到周皇后背后,将她抱了起来按在了平时崇祯皇帝办公的书桌上, 多尔衮站在周皇后背后。
 
  将她的襦裙掀到腰部以上,又将周皇后上半身衣物撕成碎片,漏出了周皇后 一对木瓜玉乳。周皇后坐在书桌上,双腿被分成M装,黑丝袜中有一个小洞,正 好对准了周皇后粉嫩的小穴,一对玉足再朦胧的黑丝袜里若隐若现,上半身乳峰 同红手印相织,下半身在黑色的诱惑中相映成趣,多尔衮看到这一幕竟有些痴了, 他一把抓住周皇后的玉足就是一阵猛舔,脚趾,脚背,脚后跟都没有放过。 
  一阵磨弄后,他试图将肉棒赛入周皇后的黑丝脚和高跟鞋中,但是他的龟头 过于巨大,只能靠着脚趾来轻踩来获得快感,双目赤红的多尔衮一把扯掉周皇后 的高跟鞋,捉住她的黑丝脚放在了肉棒的两侧。周皇后自觉的开始双脚夹住多尔 衮的肉棒撸动。
 
  也许是天赋异禀,被激发了性欲的周皇后开始用浑身解数来挑逗这跟肉棒, 她先是对着多尔衮的巨屌吐了两口唾液,用手上下将巨屌撸直,左脚轻轻的踏在 龟头上来回拨动,而右脚则用脚心上下摩擦,白嫩的玉足踩在古铜色的肉棒上来 回拨弄,多尔衮马眼渗透出的精液打湿了周皇后的黑丝脚,随着一阵剧烈的摩擦, 龟头喷射出大量的乳白色液体,染白了整对玉足,还有很多射到了周皇后得襦裙 和巨乳上,就是洁白无瑕的玉颜和乌黑的秀发上,也泼到了腥臭的液体。
 
  周皇后长长的发出来一声娇喘,黑丝的正中间喷射出了一股清泉。原来是周 皇后在进行足交的过程中,自己也达到了高潮,潮吹出来了!
 
  多尔衮毫不停歇,刚刚射在了周皇后脚上,便马不停蹄的将周皇后抱了起来, 将那粉嫩的小穴对准自己的巨屌,周皇后忽然从高潮的余韵中反应过来,大声喊 道:「不要插………啊,进来。」话音未落多尔衮便将自己的大鸡巴塞进了周皇 后的小穴里,周皇后紧密潮湿且布满褶子的肉穴一下子被捅了个底朝天,从两人 交合处看去,多尔衮的肉棒竟然还有一小半漏在外面。
 
  多尔衮胯下不断用力抽插,双手凶狠的抓着周皇后的奶子,两个大白面团在 粗糙的大手中变化成各种形状。一边疯狂抽插,一边问周皇后,「你这婊子的贱 穴为何如此紧致短小?害得本王差点都控制不住精关,将你射到天上去?还有, 本王和那崇祯小儿,到底谁更能让你满足?」
 
  周皇后那哪里受到过如此强烈的鞭挞?一时间竟然语无伦次「好殿下,当然 是您的巨屌更能嗯,让嗯嗯奴家快乐,臣妾…从未如此哦,这般快活过。」说着 说着,周皇后竟然双眼一翻,长长的尖叫一下,昏迷了过去,包裹着黑丝的双腿 紧紧夹着多尔衮的腰不肯放开,多尔衮见到周皇后被自己活生生干昏过去,也是 一声闷吼,将子孙通通射入到周皇后的蜜桃小穴中。
 
  在周皇后的体内停留了片刻。多尔衮缓缓的拔出了肉棒,乳白色的精液从红 肿出血呢小穴中流出,顺着周皇后的股沟流到了书桌上。
 
  而失去意识的周皇后平躺在书桌上,双腿耷拉在空中,不时的抽搐一下,昏 迷中也在发出嗯嗯啊啊的低沉呻吟,多尔衮拿着周皇后的黑丝脚把下体擦拭干净, 忽然忍不住的拿起了毛笔,粘着精液和皇后的淫水,分别在包裹着黑丝的臀瓣上 写下了性奴二字。多铎微微一笑,将崇祯皇帝背了起来,放到书桌配套的椅子上, 摊倒在椅子上的崇祯皇帝,面部正对着她的皇后冒着白浆的小穴。多尔衮明白了 兄弟的意图,将周皇后被撕碎的衣服的布条收集起来,蒙住了崇祯皇帝的眼睛, 又用绳子将他绑在椅子上不得动弹。
 
  做完这一切,多尔衮命令手下取了一壶酒来,强行灌给了周皇后半壶,剩下 的半壶一下泼到周皇后的脸上,周皇后这才悠悠转醒,只感到下体火辣辣的痛, 头也有些昏昏沉沉,这时突然听到一个男人说,含住「本王的龙根。」
 
  周皇后醉眼朦胧的看着近在咫尺的肉棒,下意识的张开小嘴吞了进去,用那 丁香小舌开始了新一轮的服务,多铎在得到多尔衮的许可下,也扑到周皇后身上, 将那同样巨大的肉棒插进了蜜穴深处,一只手抓着周皇后丰满的奶子,另一只手 则将一只毛笔刺进周皇后的后庭,一具白花花的肉体夹在两个古铜色的壮汉之间 来回碰撞,周皇后大声的哭喊,浪叫,求饶,呻吟声从未停止,这个端庄美艳的 皇后就这样沉沦在了两个仇人的胯下。
 
  久战不支得多尔衮抢先在周皇后口中发射,并且顺便为周皇后敷了一个精液 面膜,而多铎也在周皇后体内发射,腥臭得白浆仿佛洪水破堤般从皇后阴道中喷 出,这时多铎侧过去身体,将周皇后的小穴对准崇祯皇帝得脸部,疯狂抽送周皇 后后庭里得毛笔,周皇后捂住脸,一声呜咽「妾身又要去了啊啊啊啊啊啊啊」一 道清澈得泉水喷涌而出,带着多铎和多尔衮得精液劈头盖脸浇了崇祯一脸,这时 被蒙住双眼,捆绑在椅子上不能动弹得崇祯皇帝,发出一身低吟,缓缓醒来。
【完】